岁月情长,竹马成双。

粉丝提问

朋友,你听说过台风21吗?

很好看没有别的了的球:

纯属脑洞,文笔渣别嫌弃


        “好,现在开始粉丝提问,仅限两名粉丝,可问五个问题,无限制性的哦!”
2021,这一年,鑫逸轩霖源五个人出道的第四年。
       “好!恭喜这位粉丝获得提问权,这可是无限制提问的哦!”
       “我第一个问题,提问程鑫和逸球两个人”
       “好,请问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准备好了哦。”敖子逸满满的元气。
       “还记得,台风四子吗?丁程鑫儿,你亲口说的。”这个粉丝刚说完便落泪了。丁程鑫听了问题后低着头,敖子逸则是有点快流泪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身边的几个粉丝纷纷嚷嚷着,什么台风四子啊,明明是五个人的团队,这人走错片场了吧,也有人在埋怨这个粉丝让丁程鑫和敖子逸没了笑脸。
        “记得,当然记得,我怎么都没想到他那时的话竟成了真……”敖子逸流着泪道。“后来,我从四子老幺瞬间成了第二大的哥哥,不是说有一种友谊叫黄其淋和敖子逸吗,还不是离开了,不是说要我每天去接他来公司吗,还不是离开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这么多,老粉吧?”丁程鑫冷静了一下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少年狗的时候入的,你今年吃到草莓蛋糕了吗?收到两次祝福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吃到了,也收到了很多人的祝福,但都没有猪宇航。”丁程鑫干脆不忍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吃的最好吃的蛋糕,是2015年圣诞节那天,三个哥哥给我做的那个啊……”敖子逸再次开口道。下面的一些老粉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台风,终究没能席卷全球啊,绿光是开始,也是结束。”丁程鑫感慨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说好无限制了我不会制止的,问第二问题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第二个问题我问贺峻霖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翔宝是吧,我猜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小铃铛还是很聪明啊,你还记得他对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必须的啊,我们可是一起视频跨年的啊,虽然后来不再相见。”贺峻霖难得伪装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 “所以你去看拜仁了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去了,但是他没有陪我。他又食言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其实你没有完全猜对,还有小智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都记得呢,当初可是号称成都双萌呢,只是最终不在一个团里了,再见还要被叫一声师兄。”
       “第三个问题是问不圆的,张不圆,还记得陈其四和严邈邈不?”
       “泗旭啊,好久不见了啊,浩翔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当年合唱可是完全不需要着急的,到后来,也是心累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大概从其淋哥走的那段时间起,我和泗旭就没有合唱过了。浩翔和我进了公司后,只单独合唱过三首,致爱、李白和我有我的young,我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弟弟也离开了。其实我还挺喜欢演员和反转地球的。”张真源想到那些过往,也是有泪在眼眶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第四个问题问宋小漂亮,对于当年粉丝口中的台风十二子什么看法?”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感觉这对你们每个人来讲都是十分重要的,可能我无法完全感受到你们的情感,但是我知道,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当年我真的很快就接受了你。没有问题了,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  其实公司知道有老粉来现场,这次就打算让他们敞开了吧,说白了也是想上热搜。


“台风台风,席卷全球!”
“台风台风,席卷全球!”
老粉喊着最初的口号,泪如雨下。
“Boss都和黄大伟走了,还怎么席卷全球啊。”张真源插了一句。


“从此以后,告别TF家族!”
没想到,是真的。


“Boss,敖秘书现在学聪明了,回来好不好?”


“黄大伟,黄牛又来了,你来挡住他好不好?”


“有一种友谊叫黄其淋和敖子逸。”


“想动他,先问我!”


“丁程鑫,你是我第二个恋人。”


“主要是因为我,每次去叫他。”


“肥脸!”   “黑娃!”


“贺总。”   “翔宝。”


“有一次我和张真源吵架了,然后我们都不理对方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和好了。”


“我可能还要再教他一段时间吧。”


“那就是我的陈泗旭。”


“我选你。”


“张真源就…像一个哥哥一样吧。”


“好哭狗儿。”


“我会选择殷涌智萌死他!”



“朋友,你听说过台风21吗?”

评论
热度 ( 243 )
  1. 凯说源来玺欢鹿过的刘志宏很好看没有别的了的球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